文言文—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(第60集)蔡礼旭老师主讲

  • 文言文—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(第60集)蔡礼旭老师主讲已关闭评论
  • 295

文言文—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 蔡礼旭老师主讲 (第六十集) 2011/3/26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 档名:55-028-0060

文言文—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(第60集)蔡礼旭老师主讲

文言文—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(第60集)蔡礼旭老师主讲

视频链接MP3链接

上个礼拜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过失,叫「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」,因为我自己一翻开来才知道这么长,有没有人三天没睡着觉的?我们抽一段来背就好,「越石父」这一段,预备起:「越石父贤,在缧絏中。晏子出,遭之涂,解左骖赎之,载归。弗谢,入闺。久之,越石父请绝。晏子惧然,摄衣冠谢曰:婴虽不仁,免子于缌,何子求绝之速也?石父曰:不然。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己而信于知己者。方吾在缧絏中,彼不知我也。夫子既已感寤而赎我,是知己;知己而无礼,固不如在缧絏之中。晏子于是延入为上客。」背一段就好,不过这篇文章大家多读,这个很精彩,其中也很多做人的义理。我们翻到一百五十四页,进入「义」的部分。「绪余」,一百五十四页:

 

【夫义。德之宜也。】

 

这个『义』,它是一个人的德行。这个『宜』字,就是什么应该做,什么不应该做,也有本分的意思在其中,「宜」就是应该的。那什么是应该的?其实五伦当中都有应该尽的本分,上位者仁爱是本分,包含接受人家的恩德,受人点滴,涌泉相报,这也是做人的义,这种情义、道义在其中。

 

我们先来看一篇文章,三十二页,「冯谖客孟尝君」,《战国策》。这个《战国策》,从书名当中了解,它主要是记载战国时代这些读书人,叫游士。他游走在各国间,有些国家的领导者觉得很认同他们的理念,就用他们。这些游士、谋策之士,他们谋划很多策略,把这些故事记下来,叫《战国策》。而且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时间写出来的,它里面的内容很长,有三十三篇,从春秋以后记到楚汉相争,这整个过程二百四十五年之间。所以不是一个人写的,也不是一个时间里面写出来的,是刘向后来把它归整了三十三篇,就是我们现在看的《战国策》。刘向,我们之前读的《说苑》,也是刘向编的。「冯谖」就是战国时代的人物。「客」,我们之前有跟大家提到,战国时代有个风气就是养士,养这些读书人在家里做客,有些需要或者危难的时候,这些食客就替他们出力。有的多的,家里的食客几千人都有,像孟尝君那个时候好像号称养士三千。三千人都住在自己家里面也相当可观,可见他们家有多大。这整个故事,冯谖是个主要的人物,我们直接来看文章:

 

【齐人有冯谖者。】

 

齐国有一个人叫『冯谖』。齐国的首都在临淄,山东临淄。当时战国有七雄,春秋有五霸。战国七雄是韩、赵、魏、齐、楚、燕、秦,就这七国,只有这七国。可是春秋时代有几百个国家,到战国以后统统被兼并了,最后只剩七个国家,叫战国七雄。不要说春秋五霸,所以春秋国家比较少,不是,春秋时候国家几百个,到了战国,最后强国把弱国并吞掉,只剩七国。

 

【贫乏不能自存。】

 

他非常穷困、贫穷。『不能自存』,就是自己不能生活、不能生存,没钱。

 

【使人属孟尝君。】

 

他请求朋友,这个『属』就是嘱托,嘱托朋友去告诉孟尝君,能不能到他底下做客。

 

【愿寄食门下。】

 

愿托身于他的门下,希望做他的门下食客,有这个意愿表达出来。

 

【孟尝君曰。】

 

刚好来了之后,孟尝君问他:

 

【客何好。】

 

客人,这位朋友,你有什么嗜好?

 

【冯谖曰。客无好也。】

 

我没什么嗜好。当然,这是孟尝君在对他了解一下,这个人到他的门下来,要了解他的背景,甚至他的能力在哪里,问他有没有嗜好没有。

 

【曰。客何能。】

 

这是能力、本事,您的本事、专长在哪里?

 

【曰。客无能也。】

 

我什么能力都没有。孟尝君可能问到这,也快问不下去了,第一次见面问的两个问题是这么回答。

 

【孟尝君笑而受之。】

 

他笑一笑:「好,您就住下来。」这里看到什么?孟尝君还挺有度量的,人家既然有缘想来,纵使没什么能力,也让人家先住。所以『孟尝君笑而受之』:

 

【曰。諾。】

 

好,你就住下来。

 

【左右以君贱之也。食以草具。】

 

因为旁边的仆人,刚好看到孟尝君跟冯谖的对话,所以身边的仆人就觉得孟尝君是,这个『贱』就是轻视、看不起,冯谖。其实,旁边的人是在揣测他领导的意思,会不会揣测错?底下的人一揣测错,之后对人态度不对,最后人家会把罪怪在谁的头上?怪在他领导的头上。所以底下的人不要乱猜,可以直接问。而且那个猜的念头不是很好,既然让我们去服务别人,就要尽心尽力服务,哪怕领导是轻视别人,我们都应该尊重去照顾客人。这样也是在提醒自己的领导,要平等真诚,不能看人大小眼。真的,自己的领导假如看人大小眼,他的事业,包含他的团队,人心迟早出问题。「进思尽忠,退思补过,将顺其美」,「管晏列传」最后结语不就是这几句是重点吗?你们怎么回应得不是很自然。我很了解,因为你们背到后面没力气了,总要善解人意。所以一个做属下的人,应该是尽心尽力把工作做好,不是揣测上意,那都有谄媚在里面。真正好的领导者,反而都是看一个人是不是老实做好他的工作本分。结果因为揣测上意,觉得孟尝君瞧不起他,所以『食』,这个「食」就是给他吃,跟饲养的「饲」相通。『草具』就是非常粗恶的食物,就是淡菜粗饭这些东西给他吃,是最差的待遇。

 

【居有顷。】

 

『有顷』就是一段时间、不长的时间,居住了一段时间。

 

【倚柱。】

 

冯谖靠在柱子上面。

 

【弹其剑。】

 

弹着他自己的剑。

 

【歌曰。】

 

就开始唱。

 

【长铗归來乎。食无鱼。】

 

这个『长铗』有两个说法,一个就是指长剑,他弹著自己的长剑;一个是指剑把,剑的手把。这倒是都可以通,反正他就是拿着自己的剑在那里感叹,长剑,长剑,回家,回去吧,怎么吃都没有鱼吃,『食无鱼』。

 

【左右以告。】

 

孟尝君的仆人赶紧把这个情况跟他禀报,报告给孟尝君。

 

【孟尝君曰。】

 

他听完之后说:

 

【食之。】

 

给他鱼吃!

 

【比门下之客。】

 

就是比照一般门下之客的待遇,不要轻视他。

 

【居有顷。】

 

又过了一段时间。

 

【復弹其铗。】

 

冯谖,这个『復』就是重复,又在弹他的长剑。

 

【歌曰。长铗归來乎。出无車。】

 

古代的读音读「居」,现在的语音,口语是读「车」。比方说「齐家治国」,「持」就是古代的读法,现在一般都读语音是「治国」。所以读音是古法,语音是比较口语,现代的一个读法。大家看,住在这几千人的地方,他在那里唱:「回去,长剑,回去!」你说多少人看到他?不少人。「我们回去,出门都没有车坐。」结果这个行为、这个举动,左右的仆人看到:

 

【皆笑之。】

 

都笑他,这个人搞什么,已经要过一次了,还要第二次,真是贪心,怎么愈要愈多?

 

【以告。】

 

又告诉孟尝君。

 

【孟尝君曰。为之驾。比门下之車客。】

 

『为之驾』,就是给他驾车子,他要出门就用车送他,比照有车坐的食客。大家看,孟尝君在这一点他还是很重义气的,一个人重义他就轻利,他在给别人的时候,他不会放在心上。假如一个人很吝啬、很自我,他给别人都记得很清楚,挺计较的。所以,假如孟尝君度量不大、不慷慨,我已经给你住,又给你鱼吃,你有完没完。但是孟尝君还是挺讲义气的,你既然在家里面,你都提出来了,好,就给他。「德不广不能使人来,量不宏不能使人安」,面对这些生活的细节,他度量很大,很慷慨、能包容,食客三千。大家想一想,现在一个部门,三、四个人,常常就看这个不顺眼、看那个不顺眼,都冲突很多。你看,他一个大家长,几千人住在他那里相安无事,也是不简单。从这些地方看出他处事的一个特质。给他车子坐。

 

weinxin
微信公众平台
网站维护QQ号: 9433115 微信号:L505184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