悟道法师2016年东京冬季佛学讲座(第1集/视频/文字)2016年11月26日

  • 悟道法师2016年东京冬季佛学讲座(第1集/视频/文字)2016年11月26日已关闭评论
  • 399

二O一六年东京冬季佛学讲座 悟道法师主讲 (第一集) 2016/11/26 日本东京足立区勤劳福祉会馆  档名:WD21-086-0001

 

src="http://usd.ccmmw.org:88/vod2/mp4/WD21/WD21-086/WD21-086-0001.mp4

 

「念佛九种胜」。诸位同修,大家晚上好,阿弥陀佛!请放掌。今天因缘非常难得、非常殊胜,我们大陆、台湾,还有东京本地同修,利用这个假期星期六晚上,我们林医师租这个教室,来跟诸位同修做交流。这一次的讲座因缘,主要是悟道在东京这里,有林医师他们夫妻发心、叶居士的帮忙,孙会长以及诸位同修大家的护持,申请一个社团法人华藏净宗学会,也就是我们这个名称「日本华藏净宗学会」。我们学会早年会长是我们净老和尚(在台北),后来老和尚都在国外,韩馆长往生之后,叫悟道来接这个学会,并且申请社团法人,在台湾申请社团法人。今年我们在英国伦敦,我们老和尚又叫悟道去成立一个净宗学会,就是「英国华藏净宗学会」。目前就是台北、日本东京,还有英国伦敦,三个地方。

 

在日本这边的法令规定,申请学会必须要有在留资格,也就是说要申请,最少要有一个人,特别是代表的理事,要住在这个地方,就是负责人要住在这里,不然也不能申请。所以林医师他们夫妇请了代书帮悟道申请,代书对这方面也非常熟悉,这方面的法令熟悉。但是最主要的,还是过去在日本弘法的一些资料,因为日本政府要看我们过去的纪录,你要在这边申请一个学会,过去在日本弘法、办什么活动,必须要有相当的一些资料,它才会批准。过去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,我记得第一次到日本来是一九九八年一月,那个时候日本还没有成立净宗学会,是东京佛教莲社社长叶居士请我来的。那一年我们净老和尚在圣荷西有一栋房子过户给我,叫我去美国,他把那个房子过户到我的名字。过户之后,我就从旧金山直接飞到日本,我第一次到日本是从美国过来,自己一个人,过来的时候刚好下著大雪。所以前天我们台湾同修来,还有东北大庆的马居士他们一家人来,遇到下雪,但是不大。我记得一九九八年一月,那个雪下到电车走不动,好像山一样,像一堆小山。

 

之后,好像是二OOO、二OO一年,那个时候也还没有成立净宗学会,那个时候是名古屋一个廖居士,他去弄个图书馆,他不是修净宗的。所以那个二、三年,是名古屋的廖居士,请我到名古屋去,我记得去了好几次。到了二OO二年,我们净老和尚那一年在澳大利亚,格里菲斯大学颁发一个荣誉博士给我们老和尚。我们老和尚原来他也不接受,他觉得出家人接受这个干什么?但是学校一定要我们老和尚接受。接受的理由,就是学校的校长邀请老和尚到格里菲斯大学去,到了大学,老和尚才知道格里菲斯大学他们这个学校有一个和平学系,就是化解世界冲突的学系,一个科系,听说全世界有八所大学有这么一个和平的科系。我们净老和尚知道他们有这个科系,就给他们讲解中国传统文化,要怎么来化解冲突,就是提倡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。就是上一个世纪,一九七O年代英国汤恩比教授所提倡的: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界社会要恢复秩序,必须提倡学习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。学校校长、教授听到老和尚这个演讲,以前从来没听过的,而且老和尚把冲突的根源讲到最基本,他们从来没听说过,听了非常欢喜。联合国开和平会议开了几十年,每一年花很多钱,很多人力、财力、物力,但是愈开愈不和平,一年比一年冲突增加、升高。校长他听到老和尚的开示非常欢喜,所以颁发荣誉博士给我们老和尚,他主要的理由就是要请老和尚代表他们大学去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,他说联合国和平会议不邀请宗教人士参加的,都是邀请一些专家学者,用这样的身分去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。我们净老和尚听到校长这么讲,真的老人家大慈大悲,既然是为了世界和平,当然他就接受这个学位,代表学校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。

 

二OO二年那一年,那次的联合国和平会议在日本冈山开的(我们台湾高雄也有个冈山,日本也一个冈山),我们净老和尚就代表格里菲斯大学来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。那个时候,冈山那边是乡下,人很少,人心也非常的纯朴。那个时候东北沈阳有个赵居士,他们夫妻在那边开个小餐馆,老和尚到那边,他们也去听演讲,就跟我们净老讲,他们那边要成立一个净宗学会,「冈山净宗学会」。那边也没有同修,华侨我看大概就他们一家人,大概会员就是他的太太、他的儿子。那个时候成立了,我记得我们华藏送《大藏经》,还送一些佛像、经书,送到他那里。后来,赵会长肝硬化往生了,在二OO七年五月往生了,才三十几岁。

 

之前在京都光明寺的图书馆做三时系念,还有到高野山本觉院,密宗的道场,做三时系念。第一次我记得是在大阪上善寺做三时系念,是跟我们净老和尚来,那时候我记得冈山成立净宗学会。后来有一次我到名古屋去,阪本的母亲带着阪本会长(那时候还没有成立东京净宗学会),到名古屋找我,后来他们给老和尚报告,说他们东京也要成立一个净宗学会。后来也成立了。成立之后,阪本会长也邀请悟道多次来东京做三时系念,那个时候都是借增上寺。我记得做了,大概有四、五年,应该有,到二OO七年。

 

在二OO四年,我们净老和尚要我们台北华藏,在京都光明寺举办江逸子老师地狱变相图的画展,在二OO四年十月份办这个画展,跟中西随功法师,当时光明寺他们有个佛教大学,他是副校长,现在是校长,也都是跟他们交流。过去有很多我们净老和尚弘法的这些资料纪录。在二OO八年,我们到大陆净老和尚的家乡安徽庐江实际禅寺做百七系念,后来我们又到山东海岛金山寺去接着做百七系念。那个时候孙居士去了几次金山寺,他那个时候发心要在日本开个素菜餐厅,也是请老和尚给他题字,「太和素食餐厅」;开了餐厅,同时也成立一个净宗学会,「太和净宗学会」,那个净宗学会就在餐厅里面。

 

我们华藏到日本东京来成立净宗学会,这个因缘主要是我们净老和尚这些年弘扬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。在日本净土宗也很多,但是同样修净土,它有不同的宗派。就像禅宗,同样是修禅,但是派别不一样,在中国传下来五个禅宗的支派,也都传到日本,到现在都有保留。在净宗方面,我们跟中西随功法师交流的这个道场是属于西山净土宗,他们是以修《佛说观无量寿佛经》做为主修经典,还有净土宗是依《无量寿经》做为主修的经典,还有依《佛说阿弥陀经》做主修的经典。所以主修的经典,同样是净宗的经典,以哪一本经为主修,就建立一个派别不一样,同样是净土。

 

现在我们净宗学会,我们净老和尚提倡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现在净宗学会全球也非常多,在美国、加拿大是比较早,最早在美国成立,后来在台湾、东南亚、澳大利亚、到欧洲,各地方净宗学会成立非常多。但是我们净宗学会没有组织,我们净老和尚他不要组织,就是各自独立,随各地方的因缘来成立,互不隶属,就是各自独立,但是弘法可以互相支援,各自独立,弘法互相支援。大概我看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净宗学会最多,好像有两百多个,大大小小两百多个,他们也是各自独立。但是有热心的净宗学会,就蒐集所有马来西亚的净宗学会它的地址、通讯的电话,弄了个小册子。这个也非常好,虽然各自独立,但是可以互相支援,互相交流。我们华藏申请社团,主要是以会集本、还有黄念祖老居士的《大经科注》,我们这个章程主要是以这个为主修。希望日本的净宗学会能够把这个会集本在日本发扬光大,因为会集《无量寿经》的夏莲居老居士,他在世的时候曾经来过日本,这个也有他的资料、也有纪录,因此跟日本也有这个因缘。所以我们净宗学会主修的就是夏莲居老居士会集的《无量寿经》,这是在日本净宗又多了一宗,同样修的净土宗。

 

我们净老和尚来参加联合国和平会议,又到京都自己掏腰包请客,请哪些人?请日本佛教的这些诸山长老,有禅宗的、密宗的、律宗的、净土宗的,各宗各派统统邀请。邀请干什么?因为开和平会议。日本的佛教不同的宗派它是不往来的,不要说修禅宗的跟净宗的它不往来,修净宗的它不同派的它也不往来。我记得有一年我们到北海道去,叶居士带我们去,还有跟丽娜,林医师要看病人就不能去,我们去看到一个净宗的寺院非常理想,我就请丽娜居士去问,是不是能够借我们做法会,里面可以坐很多人,现成的。去问,就跟他讲我们都是修净土的,丽娜居士说我们也是修净土的。他说你是净土什么宗?她说我们修净土宗。他说那不行,我们是净土真宗,我们是真的,妳没有加一个「真」,它不借。所以我就开玩笑跟叶居士跟丽娜居士讲,我说下一次再问,我们就说我们也是净土真宗,他就借我们了。这是日本佛教它的一个特色,就是同样一个宗不同派的,它都不往来的,他跟你都有隔阂的。

 

weinxin
微信公众平台
网站维护QQ号: 9433115 微信号:L50518484